敢为天下人先”的酷特智能就恰好是在时代的风口,以一个颠覆者的姿态,与全新的未来融合。

创业与守成,一个永恒但是又意义深远的话题。从红领到酷特智能,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酷特智能)能够实现不断创新,成为一种传承的代表。

纵观酷特智能十几年的成长经历,它的发展不仅是中国企业转型升级探索之路的典范,也是一部商业变革创新史。

从红领到酷特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缔造这部创新史的两代人,信奉“等风来,不如追风去”的人生哲理,从红海到蓝海,蹚出了一条真正的企业家之路。

1995年,40岁的张代理在青岛创立了“红领”品牌,彼时,红领西装耳熟能详。这位一辈子跟服装打交道的企业家,有着一代匠人共有的特质:专业、专注,擅长学习,喜欢思考,到外面的世界“取经”,他将“创新和变革”奉为生命主旨,在他的人生旅程中始终坚定做一件事:探索未知,找到未来。

当经历了迅猛发展滞后的服装行业进行下行周期,面对服装工厂之间价格上的恶性竞争和库存问题,张代理提出了做定制个性化服装的战略,向业界专家普遍公认的“大工业生产和个性化生产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发起挑战,开启了从成衣生产到个性化定制转型之路。

在张代理的改革之下,由传统服装企业变身为智能制造企业“酷特智能”,实现了数据驱动的个性化定制。

在张代理带领下,酷特智能锐意改革,酷特智能实现了数据驱动的个性化定制。在繁忙的流水线上,工业与商业一体化的商业生态——C2M,帮助酷特智能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要想创办数据驱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服装工厂,庞大的数据库就是生命线。

为此,女儿张蕴蓝和团队在新模式研发上投入了巨大精力和财力,花费近十年时间,经历了三破三立,搭建起一个用户在线自主设计、实时下单,个体直接面向制造商的C2M个性化定制平台,组成了可以自动匹配百万亿种款式的大数据库,驱动着平台流水线,制造个性化的产品,最终完成数据驱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模式的落地实践。

“我们的流水线上每件衣服都不一样,每台机位上都有台小电脑,工人做一件衣服就要打一个卡,看一下电脑上这套衣服的工序是什么,在传统的工厂里,你要让工人做一件不一样的衣服,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单独推出一套流水线,告诉工人,“不论我们有多少订单,你一天只工作八小时,工资也比老的流水线高”,这条流水线我们摸索了将近十年。”酷特智能总裁张蕴蓝在2020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六届夏季高峰会企业传承论坛上接受采访时表示。

图片来源:酷特智能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

数据显示,全球家族企业的平均寿命只有24年,有80%的子女继承了父业,而第二代当中只有30%守住了祖业,250家上市企业传承后市值平均减少60%;而未来50年,全国约有300多万企业家将面临着企业传承问题。

女儿张蕴蓝接过总裁接力棒后,带着父亲的期许,继续变革之路。海外留学背景,让她拥有更加广阔的国际视野,全新的管理理念和营销模式让酷特智能实现蜕变。

在2020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六届夏季高峰会企业传承论坛上,谈到创业和守成的经验和感受时,酷特智能董事长张代理表示,创业是从0到1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只要一个因素出现问题,创业就失败了;“而守业则更加艰难”,张代理说,守业其实也不能叫守业,而是二次创业,“单纯守业是守不住的,如果没有创新,不能把原来的推倒重来,想守住是不可能的,因此创业难,守业更难。”张代理说。

张代理表示,26年前,做企业赚钱相对容易,但是26年后的今天,做什么都比较艰难,任何一件事都有激烈的竞争,因此,这不是一个简单守业的问题,而是再次创业的过程,这个创业,是在一定高度上创业,要求更高,难度更大。

在传承的过程中,接棒人难免会遇到苦难、障碍以及犯错,但是,张代理认为,这个错误是所有人都要犯的,他认为,这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是成长的必经之路。

张代理把脉定向,张蕴蓝一马向前。他们是一对令人心生羡慕的父女。他们又是工作中彼此欣赏的完美拍档。流淌着相同血液的他们,有着很多共同点:创新、探索、永不止步。信仰一致,步调一致。梦想炽热,豪情不减。

图片来源:酷特智能

让治理取代管理

张代理和张蕴蓝逐渐发现,在个性化服装生产完全靠数据驱动后,企业原有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方式与先进生产线的矛盾立刻显现出来,企业的领导化、部门、科层、审批等越来越成为生产和管理的桎梏。前沿技术的飞速发展,呼唤能与之匹配的企业管理理念和方法。

于是,张代理带领酷特智能开启二次转型之后,酷特智能树立了“让治理取代管理”的理念,而这个全新的企业治理体系叫“源点论企业治理体系”。

所谓“源点论企业治理体系”,就是通过规范化、标准化、体系化、数字化、平台化建设,去领导化、去部门、去科层、去审批、去岗位等举措,使体系中每一个人,都更能反哺完善体系,从而让公司更具生命力。张代理建立这套模式的初衷是为了还原人性、找回初心,实现由人治到自治、从管理到治理。

酷特智能将这套治理体系优化升级为平台化生态化治理体系,企业经营过程和客户需求以数字呈现,形成运营和生产的数据,并始终在企业大数据平台上实时流动和呈现。这种平台化、数字化、数据化的改变,颠覆了传统的管理模式,最终形成了完全独立创新的企业平台化生态化治理体系。而这套颠覆现代企业管理的治理体系,传递着赋能世界的新智慧,被众多国内外企业来访者学习,其中不乏华为、阿里巴巴、海尔、联想等企业巨头。

首战告捷

2020年7月8日,酷特智能在深交所上市,证券代码:300840,公开发行新股6000万股,发行价为5.94元,募集资金净额3亿元。

“酷特智能为中国制造业呈现了一个传统企业与互联网融合、新旧动能转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企业样板。酷特智能始终能够踏上时代的节拍,成为时代的企业。” 青岛市委常委、统战部长王久军在上市致辞中表示。

一个月后的8月25日,酷特智能发布了2020年半年报,这也是他们在上市之后发布的首份财报。半年报中,酷特智能不负众望,交出了营收、净利双增的优秀成绩单。

根据财报显示,酷特智能上半年实现营收3.72亿元,同比增长41.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34.40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3.61%。

风乍起时,抓住未来最重要的核心变化,乘势而上者,先行一步,当然领先。

2020年上半年,酷特智能在培育新物种方面小试牛刀,顺利切入医疗行业,生产医用外科、N95医用无菌口罩、防护服以及口罩机等产品。公司的口罩和防护服产品不仅取得了国内的医疗器械生产资质,也通过了FDA认证及CE认证。

2020年一季度,酷特智能实现防疫物资销售收入4389.11万元,占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38.76%,这也帮助酷特智能摆脱疫情带来的服装销售业务收入的下降,实现一季度总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4.69%。

从一路跌跌撞撞走到光明笃定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是酷特智能理想主义的奋勇驰骋;是现实主义的脚踏实地;渐行渐坚定。

“敢为天下人先”的酷特智能就恰好是在时代的风口,以一个颠覆者的姿态,与全新的未来融合。它以超前的意识与敏锐的行动积极拥抱互联网,主动求变、勇敢颠覆自己,通过互联网与工业的深度融合,成功突破工业化与个性化的生产悖论,以工业化的手段、效率、成本制造个性化产品,实现了企业的新旧动能转换,成功站在了一个新时代的开端。

动态黑色音符

注:本文来源《澎湃新闻(山东要闻)》,有删改,如侵权,请联系我们,与您共商解决。

在线咨询 TOP